当前位置: 威尼斯人娱乐网 > 威尼斯人娱乐网 >

对游戏有真爱 玩家与独立游戏那些事儿

发布时间: 2018-05-05

近年来,独立游戏越来越受到国内游戏公司的重视,纷纷推出相关扶持计划以及专项基金。独立游戏人在被资本市场认可的同时,也确实涌现出不少优秀的游戏作品。

很多独立游戏人最开始都是资深玩家。他们在游戏制作过程中,更注重游戏的原创性和玩家体验,充分聚焦玩法、抓住游戏本质,往往能与玩家们产生强烈共鸣。因此,在玩家与游戏之间也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故事。

研究生女孩完美还原《纪念碑谷》

网友“白毛豆”在2017年底发布了一组《纪念碑谷》的Cosplay作品,几近完美地还原了《纪念碑谷》那一点点忧郁的气质。

据了解,“白毛豆”是英国伦敦摄影专业的一名在读研究生。通过一位建筑设计师朋友Luc,她接触到了《纪念碑谷》这款游戏。她说:“《纪念碑谷》能让我在这个大量垃圾信息与滚动式流量的时代中脱离出来,安安静静地呆在另一个时间静止的世界里。游戏中很多小细节做的很棒。”

“白毛豆”回忆:“大概在2015年年底萌生出要做《纪念碑谷》的Cosplay。刚结束游戏时,有些突发奇想,但又觉得自己完成不了,毕竟游戏中的‘人物’是非人类形态的。还有如何搭建场景,WWW.0112.COM,如何表达出原作的视觉效果等等问题都需要考虑。当时和Luc聊了这个想法,他的一句‘我可以帮忙建模呀’,让我觉得这件事能成。就这样,我们决定要做这款绝美游戏《纪念碑谷》的Cosplay。”

“要做,就尽力做好。”这是他们当时的想法。为了外观上尽可能贴近原作,服装和道具断断续续准备了半年。2016年的夏天,她和朋友从不同的地方飞到上海,完成了为期两天的第一次拍摄。为了贴合原作的设计概念,他们在拍摄内景时主要专注在几何图形的视觉呈现效果和“人物”的轮廓线条上, 同时也注意减少颜色的维度,只留黑白, 带入一些游戏中的剧情。

在暑期快要结束时,“白毛豆”将服装道具带回了英国,也是在那时开始有了去游戏制作时曾经参考过的场景,建筑设计师Ricardo Bofill的作品La Muralla Roja (“The Red Wall”) 拍摄的想法。

2017年夏天,她与朋友一起前往西班牙,大家一起完成在西班牙当地的取景拍摄。由于总是有新的灵感加入,他们想尝试的也很多,导致整个战线拉得有点长,从启动到成片耗时近两年。

6岁小玩家设计《机械迷宫》新关卡

在独立游戏《机械迷宫》最近的一次更新中,十个精选玩家关卡全都出自一位年仅6岁的小朋友乐乐之手。

“最开始,我收到了乐乐妈妈的一封咨询游戏问题的邮件,接触下来,我们发现乐乐才6岁,却已经设计了许多游戏关卡。” 《机械迷宫》发行商、深圳市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的独立游戏业务负责人Yakumo表示,“乐乐设计的新关卡完成度比较高而且有一定难度,并通过了我们的测试。”

“《机械迷宫》是乐乐最喜欢的游戏之一。他从三四岁开始,陆续玩过不少iPad游戏,《机械迷宫》是唯一一个玩了两年多也没有厌倦的。50个官方关卡,乐乐早已经通关了。有时遇到难度大的关卡,爸爸会和乐乐一起研究如何通过,特别难的个别关卡,两人会一起在网上搜索通关攻略。”乐乐妈妈表示。

后来,乐乐不仅仅满足于通关了。“乐乐会经常浏览社区里的各种关卡,每当他看到特别的设计,就会感叹‘这个关卡太巧妙了!我要设计比他更厉害的关卡!’”乐乐妈妈说,乐乐在过去一年里设计了差不多100个关卡。最初设计关卡时,他总是胡乱堆砌一番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很开心,为自己能创造而很有成就感。

慢慢地,乐乐熟悉了各个元素的属性,体会到了空间立体感的运用,他开始邀请爸爸互动,俩人各自设计关卡考对方,比谁设计得好。“过了一段时间,乐乐又不带爸爸玩了,因为觉得爸爸设计得比较简单。”乐乐妈妈说。

“每次设计出新关卡,乐乐就会很开心兴奋,邀请我们一同测试,看是否能通关,如果有bug会进行一些调整。”

关于设计花费的时间, “简单的关卡乐乐用一天就能完成,复杂的两三天就可以做完。” 乐乐妈妈说,“设计关卡对乐乐来说,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挑战的过程,并体会到快乐与成就感。”

女园艺师为《又一个案子解决了》续写故事

落月是一位园艺师,她非常喜欢游戏,尤其喜欢游戏性强的产品。相较于以剧情为重的RPG和日式文字游戏,她更喜欢独立游戏人设计的游戏作品。偶然间,她在某个游戏平台上看到了这款来自波兰的游戏《又一个案子解决了》。因为美术风格很独特,她就下载了开始玩。

《又一个案子解决了》是一款题材独特的冒险解谜游戏,游戏采用漫画风格,复古的色调和怀旧的人物着装很容易让人想到“福尔摩斯”时代。落月觉得这款游戏属于多元素拼合的成功范例,玩起来很流畅,不脱节。虽然关卡之间流程相似,但是由于人物、剧情设定丰满以及游戏细节处理得很细腻,所以不会很快厌倦。

因为游戏中的bug,落月给游戏代理发行公司写了一封Email,由此结识了东品游戏的负责人。她说:“后来在某次聊天时提起这款游戏,我们都认为续写篇章是可行的,于是就开工了。”

提到续写故事的难点,落月表示,游戏中的美术素材是有限的,也就是说续写故事无法创造新人物。同时要承接前五章的故事线,在八个关卡中演绎一段各自独立又相互推动的小剧情。最大的难点大概在于,要模仿波兰式台词的风格。为此,她还特意去查了一首波兰民歌的歌词。

“玩家策划设计剧情并作为更新版推出,对我们本身也是新的尝试,而且我们相信只有玩家才最了解玩家。游戏的乐趣不仅仅是畅玩体验,很多时候参与制作收获好评也是一种游戏的满足感。“东品游戏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据了解,落月策划的续章已经上线。有玩家反馈说:“游戏很有趣,也很好玩。如果案件再多一点就好了,特别是环环相扣的那种。游戏音乐很轻松愉快,明明是解谜游戏但是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气氛。这个游戏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!”

落月透露,目前,她正在和朋友一起开发一款实验性质的手游。她说:“我对游戏设计比较感兴趣,希望能找机会加入游戏行业。”

 帮设计师走出抑郁症的《光之城》

设计师“铭月”的生活原本跟游戏没有任何交集,但一场变故让他与游戏产生了共鸣,甚至,让他走出了抑郁症的阴霾。

“铭月”原本是一位开朗乐观的年轻人,一直被身边的同事、朋友视为“开心果”,无论在学校还是职场,他曾经都如鱼得水。但由于工作和家庭方面的原因,已近而立之年的“铭月”压力越来越大,一开始他只是表现得对很多事情过分敏感,对很多事情都不能相信或肯定,最后发展到了没来由地发怒,不愿意搭理任何人。

“后来,我自己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儿,在妻子的陪伴下看了心理医生,拿到一张抑郁症的诊断书,几乎崩溃,我怎么可能会得这样的病?!随后我开始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治疗。”

但一切的治疗仿佛都是无用功。网上说运动可以产生多巴胺,有利于抵抗抑郁情绪,家人就每天逼迫他一起跑步。他一开始会听话,也会为了骗家人说感觉好点了,但实际不是,他很难受,明明没用还必须重复做这件事。后来家人就不勉强他了。“铭月”总是陷入一种彻底的自我否定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,是个废物,消极无比。

“医生让我重拾自信,找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寻找成就感,我试了画画、打篮球、打麻将、登山,但都是没做到一半就情绪崩溃,没想到最后居然是手机游戏拯救了我。”

他曾经从来不玩游戏,甚至认为游戏是玩物丧志。“但毫无疑问疑问,《光之城》拯救了我,让我感受到了宁静和安心。我一开始其实也是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开始玩游戏,也删掉了不少别的游戏,但唯独这一款让我玩得下去,它亮丽的画风、禅修的玩法,给我灰暗的生活添了一抹色彩。再加上家人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,我终于慢慢接受、原谅了自己,走出了阴霾。”

《光之城》让“铭月”走出了抑郁症,也让他爱上了游戏,他说,“感谢中手游的《光之城》,同时,我也在努力,希望我以后的工作能跟独立游戏相关”。